新闻中心

当前位置:首页»新闻中心»

让患者更加了解海外治疗的方案

发布时间 | 2019-04-24


让患者更加了解海外治疗的方案



一位IT工程师是在脑胶质瘤国内医治无果后选择去海外治疗的。在那之前,在国内最好的脑神经外科医院天坛医院确诊为低级别脑干胶质瘤。在天坛医院住了近3个月时间,天坛医院医生建议保守治疗。但是出院几个月后,病人病情恶化,开始出现吃饭、喝水会被呛到,口齿不清以及走路不平衡等症状。

病情发展快速,国内医院又没有更好的治疗方案,无奈之下,通过在线海外就医平台推荐,选择了德国汉诺威神经科学研究院。

到达德国第三天,沈从武进行了6小时的手术,之后进行术后评估,康复,回国治疗。



海外医疗发展




后期治疗仍然需要继续,不过病人和妻子感慨最深的是,之前在北京光是等待的时间就花了几个月。而从递交病历资料、加急签证到进行手术,术后语言治疗和康复训练,综合评估出院,前后一共仅花了2周时间,3万多欧元。虽然相对于国内治疗价格更高,也没法纳入医保报销,但对于年收入50万的沈从武来说,也在可以接受范围之内。


中国医疗资源紧张的现状以及部分重症治愈率与海外医疗水平的差距,越来越多病患选择海外就医。公开数据称2017年中国到海外就医的人数已突破60万人次。海外就医虽然不再是超级富豪们的特权,但仍然是一项费时费心费钱的大工程。不过,对于迫切“抓住生的希望”的病患来说,一切都是值得的。

中国在新药研发方面与发达国家存在较大差距,已经在国外上市的新药要进入国内通常也要晚5-6年以上。公开数据,近十年来,在美国、欧盟、日本上市的新药有415个,在中国上市的76个,201个目前正处在中国的临床试验和申报阶段。



在经历最初的患者自发求医之后,中国海外就医已经形成从病患、中介到海外医院的完整产业模式。最初的海外就医,通常都是有需求的患者自发地借助懂外语的朋友、家人牵线,寻找海外就医的渠道。之后看到海外医疗机会的中介机构开始针对高端小众人群,提供个性化的定制服务,比如盛诺一家、翰翔仁和。



在线海外就医服务平台动海外医疗

中美医疗服务机构喜马拉雅生物科技创始人徐静文经历了这一过程,出国之前,徐静文在广州医院当医生,出国后,可能因为曾经作为医生的经历,仍然能接到国内朋友的就诊问询,当这种问询越来越多,看到海外就医的需求,两年前成立了海外就医服务机构,更专业地做这件事情。

在他看来,以往存在信息不对称,导致部分中介可以忽悠价格,随着就医服务越来越透明,整体价格都在下降。
海外就医的用户也因此发生变化。易观报告描绘的核心用户此前是拥有绝对高收入,年薪百万以上的50-60后,而现在是家庭收入相对高收入50万左右的70-90后。

70-90后已经成为家庭的决策者,当家中长辈面对重症时,更能提出建设性的意见、并接受海外就医,一方面这些用户大多拥有国际化视野,丰富的海外旅行经验,基本的语言能力和判断,一方面也因为在线平台机构为代表的服务商让服务更加透明化,价格更加透明,选择也更加多样化。



正规的服务机构流程一般是负责帮助组织病历,翻译成英文,联系医院接收,安排海外医生与患者面对面的远程问诊,给出治疗方案和预算 ,办理医疗签证,海外当地接待服务。这种一条龙的服务方式大大简化了病患的准备工作。

日本作为传统旅游地,因周到的服务和相对较低的费用, 已经成为海外就医重要市场。根据日本政策投资银行的报告,到2020年,仅以体检为目的的赴日中国游客每年就将超过31万人次,医疗旅游的潜在市场规模将达5507亿日元(约合302.8亿元人民币)。



全球医疗旅游目的地按照受欢迎的强项来看,美国(肿瘤、试管婴儿),英国(肿瘤、心脏、神经),德国(肿瘤、骨科、眼科、细胞抗衰老)等欧美发达国家技术水平发达,日本(肿瘤、基因检测、温泉疗养),韩国(整形美容、体检、干细胞治疗),新加坡(体检、肿瘤、外科)等东亚国家服务和技术突出,印度(神经、眼科、心脏、瑜伽、静修)、泰国为代表的南亚国家则更具备价格优势。
根据美国斯坦福研究机构调研显示,全球医疗旅游收入预计在2017年达到6785亿元,而中国将成为世界医疗旅游的主要客源国。

海外医院的积极参与也让海外就医变得不那么高不可攀。 6月19日,梅奥诊所(Mayo Clinic)与上海千信雅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千信雅)宣布,千信雅成为梅奥诊所在中国的RRF(优质转诊机构),为在美国梅奥诊所寻求治疗和体检的国内患者提供支持。这已经是梅奥在中国的第三家转诊机构。


海外医院在中国宣传推广,已经成为常态

中介机构们会定期在重点城市做线下推广,越来越多想在中国做宣传的国外医院,会主动来寻找春雨国际这样的机构来帮助他们做推广或是宣讲。
而到了海外,除了服务机构会提供陪同以及翻译服务,海外医院也配备中文服务。
中国人海外出游更加便利,视野的开阔,对于海外就医的接受度增加;加上在线平台商的发展,让海外就医市场变得公开透明;看到市场机会的海外医院提供的更加便利的渠道,都在促使海外就医变得更加可及。
但是海外就医仍然是耗钱耗时的巨大工程,受制于价格、手续繁琐等等多种因素,仍然只是少数人的选择。

海外就医需要翻译病例,牵涉到很多医学术语,不仅需要外语水平还要有较高的医学知识,主要还是通过中介完成,好的中介服务商非常重要。合格的中介会尽量帮助患者作出合适的方案,比如许多检查国内更便宜,会推荐患者先在国内做一些被认可的检查。


但是仅看2016年的数据,海外医疗的中介已经超过1000家,良莠不齐肯定存在,有调查显示,有超过30%的海外医疗用户遭遇了或多或少的不正规服务。

为了争取病患,有一些中介公司则强调自己是诸如美国麻省总医院、梅奥诊所等知名医院的国内唯一合作伙伴,“实际上国外那些知名的医院不可能与中介独家合作。美国医院向所有中介开放,如果个人语言水平和医学知识过关,自己也可以去就诊。“喜马拉雅徐静文说。


复杂且具有个体差异,一个患者适用成功的治疗方案未必适用另一个病患。由于中介费用通常是按照比例提取,部分中介只管宣传效果,让患者花巨资去尝试,未必能得到想要的效果。


千信雅创始人张英也有同样观点。张英的父亲此前在美国做了心瓣膜手术,美国医院为盈利性质,可以自由定价,当时不同的医院都给了不同报价,曼哈顿中心的医院报价 18.7 万美元,佛罗里达一家医院则报价8.9万美元,张英为父亲选择了价格相对较低的医院,目前康复良好。

张英认为病患对于海外看病的理解需要纠正,不要以为海外看病是万能的,“目前海外看重症的,90%都是国内无法可寻了再去,但是那样的费用极其高,而且因为治疗方案已经打乱,效果也不好,如果刚确诊为癌症就去寻找方案,疗效更好、费用也节约。”
67岁的张志军是确诊癌症便第一时间去美国治疗的典型案例。才退休两年的张志军体检发现双侧结节,到最权威的中科院北京肿瘤医院,确诊为肺癌四期,给出的方案是手术,化疗。但是老先生不想折腾化疗, 刚好他的女儿女婿在国外生活过,于是马上通过远程咨询,再去美国梅奥诊所进行面诊,给出的治疗方案是不需要手术化疗,在梅奥诊所进行病理切片和基因检测之后,确定的方案是吃一、二代靶向药物即可,而这些药都是国内已经上市的,并且纳入医保。

因为靶向药也有耐药性,医院还要求张志军回国以后定期反馈结果。如果一代二代不行,再到美国吃新一代药物,当然美国新药的价格可就不菲了。目前张志军仍在国内用药,病情得到控制,如果不考虑机票住宿等费用,他去美国的诊疗费只有1.6万美元。


另外一种节约费用的方式,是通过保险公司与医院之间的第三方服务承接商,可以拿到更多诊疗费的折扣,美国医院公开报价上可以自行打折 ,比如自费病人缴纳现金会打折,而如果是保险公司的病人,折扣更高。比如千信雅和美国梅奥诊所、中国的保险公司达成三方合作,中国的保险公司也有赴美就医的重大疾病险,很多中国人都购有中国自己的保险产品,这样也可以报销部分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