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当前位置:首页»新闻中心»

海外治疗癌症不一定都是有钱人参与的

发布时间 | 2019-04-24



2015年发布的全国肿瘤登记结果分析,我国癌症发病率为235/10万,癌症与心脑血管疾病、慢性呼吸系统疾病成为我国居民主要死因。专家指出,癌症已经成为一种常见病、多发病。

部分肿瘤患者选择出国就医,专门提供海外医疗服务的专业机构也应运而生,2011年4月正式成立的北京盛诺一家医院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是其中之一。作为中国最大的出国看病咨询服务机构的创始人,蔡强认为,海外医疗市场才刚刚兴起。


海外治疗癌症



谈服务

精确诊断和量身定制的方案是关键
新京报:在很多人看来,海外医疗是有钱人的“专利”,是这样吗?
蔡强:患者对海外医疗有两种需求,有些患者选择在美国接受较长时间的治疗,这种情况确实需要比较高的医疗费用,一般在15万到20万美元左右;如果患者只是希望到美国见肿瘤内科、肿瘤外科、放疗科等专家,并进行基因等先进的检测,然后通过多学科会诊得到精准的诊断和完全适合患者病情的个性化治疗方案,则只需要2万美元左右的医疗费用,我们把这个阶段叫做评估阶段。

对患者来说,精确的诊断和量身定制的治疗方案是治疗肿瘤的关键。诊断如果错了,所有的治疗都不会有效果,还会延误治疗时机。同样,如果治疗方案不科学,或者不是以国外最新的药物为基础的治疗方案也会影响疗效。根据我们的统计数据,去美国看病的肺癌患者中有67%的治疗方案被改变。


新京报:肿瘤等重症出国就医与体检、医学美容等相比有什么不同?
蔡强:相较于体检、医美等“软”性需求,肿瘤患者海外就医的“用户体验”更独特,体现在“医疗”二字,最大可能地治愈疾病几乎是客户的唯一要求,很少有客户会顾及经济因素。
举例来说,即便是同样的疾病,选择不同医院、不同医生,可能会有完全不同的结果,但不少患者对这些信息并不了解,这就需要我们根据患者病情,在全球范围内找到最权威的医院和医生。过去五年中,我们整合了美国哈佛等顶级的医疗资源,尽最大可能挽救客户生命。


谈行业

肿瘤患者海外就医全年约3000人
新京报:在国内,一些医疗机构或诊所引入国际领先的医生、技术等,提供诊疗服务,海外就医出现了“逆流”趋势。如何看待这个变化?
蔡强:海外就医的一个方向是发展中国家的部分患者到美国、欧洲等医疗水平相对发达的国家和地区,品质、服务及质量是主要诉求。另一个方向是发达国家的中低收入者到发展中国家寻求医疗服务。
除了少数细分领域的诊所,海外医疗的“逆流”几乎是不可能的。目前还没有看到一家国外顶级医院在国内真正意义上的落地。
新京报:这种真正意义上的落地指什么?
蔡强:包括品牌、管理体系、专家团队、药物等全方位的落地。目前几乎是不可能的。举个例子,一家治疗近视眼的诊所的落地相对简单,但就肿瘤而言,要让国外的医疗服务全方位落地中国,绝不是请来一个或几个医生就能实现的。
新京报:不少机构都试图进入海外就医领域,作为从业者,如何看待目前的海外就医市场?

蔡强:海外就医市场才刚刚兴起,体检、医美等海外就医需求的市场很大。我认为医疗旅游市场平均每年能增长30%-40%。而肿瘤的海外就医一定是个小众市场,就不要忽悠投资方了。(笑)重大疾病的海外医疗市场相对稳定,每年出国看病的重症患者平均在3000人左右。


谈战略

今后,有侧重地“两条腿”走路

作为一家以危急重症为主要业务的机构,盛诺一家的投资从哪来?
蔡强:我们2015年已经基本实现盈亏平衡,重大疾病始终是我们的核心业务,今后我们将继续加大在这方面的投入,同时我们也将拓展以试管婴儿为代表的其他服务。因为随着全面二孩政策的放开,这个市场会很大,对费用的要求也相对更低,在做好重大疾病的同时,这将成为盛诺一家的另一个业务方向。
新京报:体检、医疗美容这些业务呢?
蔡强:我们不排除推出体检服务的可能性,但医疗美容我们不会做,我们只做严肃医疗服务。而且我不认为自己有能力在同一时间做好很多事,所以我们首先选择试管婴儿项目作为一个突破点。
新京报:盛诺一家之后仍以重大疾病为特色,还是“两条腿”并行?
危急重症将一直是我们的特色,这也是我们最在意的,赔钱也不会丢。最后的局面可能是我们从IVF及其他方面获得的收益来支撑重大疾病相关服务。所以,即便两条腿走路,一定有所侧重。

海外治疗人群未必要多么有钱。通过国外专家的多学科会诊,患者可以获取更好的治疗方案。如果国内具备方案中的药物和治疗手段,客户完全可以选择回国治疗,而这个阶段的费用通常不高于2万美元。